【中國證券網】朱雀基金董事長梁躍軍:市場發生重大積極變化時,應敢于重倉!

2018-11-19

轉載自:中國證券網 作者:吳曉婧


朱雀基金董事長 梁躍軍

作為一家從二級市場起家的老牌私募基金,朱雀投資轉型步入公募賽道在業內頗具代表性意義。

11年前,朱雀投資還只是一家資產管理規模僅2億元的小私募。在這個淘汰率相當高的行業里,靠著穩健又不失進取的風格,朱雀投資最終成功躋身國內私募的第一梯隊。

在中華傳統文化的語境中,朱雀是生生不息的靈獸,是降福人間的祥瑞。取名朱雀,表明了公司的愿景——做持續創造價值的“靈獸”。

2年前,朱雀投資決定進軍公募行業。今年9月,朱雀投資的公募牌照如愿獲批。談及進入公募的初心,朱雀基金董事長梁躍軍坦言,一方面能夠為更廣大的投資者提供服務,為推動普惠金融貢獻一份力量;另一方面,公募基金的監管要求更加嚴格,公司治理更為完善,因而社會公信力更強,可以更好地抵御市場風險。

梁躍軍認為,每家公司都有其獨特的基因,朱雀的優勢在于權益投資。為了強化這種優勢,朱雀一直在探索新的投研一體化模式,力求打破行業邊界,立足全產業鏈進行深度研究,挖掘出那些未來最具競爭力的公司。

對于未來市場走勢,梁躍軍并不悲觀。在他看來,目前“政策底”已經看到,A股將迎來持續走牛的歷史性機會!

老牌私募到公募新兵

在進軍公募之前,朱雀投資早已從單純的股票型陽光私募轉型為涉足A股一二級市場以及海外市場的綜合性資產管理機構,產品線包含股票基金、量化對沖基金、新三板基金、定增基金、海外基金、并購基金,資產管理規模近150億元。

今年9月,朱雀基金獲批,這家昔日的老牌私募由此轉型步入了公募新賽道。

在梁躍軍看來,公募基金的服務群體更為廣泛,除了高凈值客戶和機構客戶,還可以為廣大中小投資者提供服務,為推動普惠金融作出貢獻。此外,公募基金的監管更為嚴格,社會公信力更強,對于公司治理結構和合規要求也更高,也更加能夠抵御市場風險。

梁躍軍笑言:“公司成立11年來,我們的初心從未改變過,就是希望在資產管理行業中活得更好、走得更遠。”

從證監會的批復核準來看,朱雀基金的股權結構中,朱雀股權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朱雀辛酉投資中心(有限合伙)出資比例分別為65%和35%。

談及上述股權架構的安排,梁躍軍表示,朱雀辛酉投資中心所持有的35%的股權實則是員工持股平臺,將留給公司核心員工進行股權激勵。

一般而言,朱雀的員工在2年至3年考核期滿后,達到標準就有望成為公司的合伙人。通過合伙企業進行股權激勵,在股權變動上可以更靈活。梁躍軍透露,成為公司合伙人并不意味著就此一勞永逸,未來還會根據員工對公司的貢獻進行調整,這將持續激發員工的創造力。

據了解,目前朱雀基金的員工總數近70人,其中30人是專業投研人員。梁躍軍說,每家公司都有其獨特的基因,朱雀的優勢在于權益投資,未來朱雀基金將進一步發揮在權益投資方面的優勢,打造出具有生命力的公募產品。


打造產業鏈研究“能力圈”

作為資本市場的投資老將,梁躍軍經歷了多個牛熊轉換周期,對于投資有著深刻的理解。

近年來,A股市場發生了巨大變化。梁躍軍觀察到,A股的交易量和換手率都已大幅下降,這有可能成為一種常態,背后反映出投資者結構正在發生變化,即機構投資者占比提升,中小投資者逐步退出市場。

可以預計,未來機構間的比拼將更加專業。梁躍軍認為,目前這個階段,行業研究已處于充分競爭的狀態,且同質化嚴重。此外,很多企業面臨轉型壓力,經營風險加大。在這樣的環境下,投資遇到不確定因素的概率增大。

早在幾年前,朱雀就開始另辟蹊徑,打破行業邊界,立足全產業鏈進行深度研究。梁躍軍認為,如果不以全方位的視角來評判企業,就很容易犯錯誤。研究一家公司時,如果只看到某一個局部很好,那么環境一旦變化,就很容易出現問題。只有全方位審視一家公司,才能把更多的風險排除掉,踏實地持有。

梁躍軍深刻感受到,投資并不是“唯快不破”,不是抓熱點、猜趨勢。投資應該是慢下來,沉下心去比拼研究的深度,挖掘出那些真正具備核心競爭力的公司,規避風險少犯錯誤,長期堅持下來就能夠領先別人。

其實,在公司成立之初,朱雀就強調要做行業專家,要像內部人一樣理解公司。據梁躍軍介紹,一年多前,朱雀就開始聚焦五大產業鏈,即生物醫藥、大消費、先進制造、TMT和大金融,一些產業鏈小組的組長直接由基金經理擔任。

在傳統的研究模式下,各行業研究員往往是單打獨斗;在產業鏈研究模式下,則需要打破行業界限,涉及更多行業,包括上下游各個環節都需要做深入研究。一旦發現投資機會,整個產業鏈的小組成員會一起研究。在梁躍軍看來,這樣不僅效率更高,出錯的概率也會更小。經過全方位論證篩選出來的優質公司,在投資持有的過程中也會更有信心。

投研的革新并非沒有難度,習慣于單打獨斗的研究員如今要協同作戰,需要一個磨合的過程。好在朱雀基金的研究員很多是自己培養起來的,彼此之間有著長期的信任和良好的合作基礎,能夠順暢實現研究資源的共享。這樣的模式,也有助于投研人員視野的開闊和投資能力的進一步提升。

朱雀基金未來會不會采取相對集中的持股模式進行投資?梁躍軍認為,投資應該敢于重倉,要獨立思考,特別是在市場發生重大變化時。正如巴菲特所言:“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,并且看好它!”


A股將迎來持續走牛的歷史性機會

過去資本市場發生重大變化時,朱雀往往能夠通過敏銳的觀察和獨立思考作出正確的判斷。比如,2009年率先布局與經濟轉型密切相關的行業,2016年底提出中國很多行業都會有一個“騰訊”。近期利好政策頻出,資本市場是否也到了發生重大變化的時刻?

回顧A股歷史,梁躍軍認為,真正的大牛市只有兩次,一次是1996年到2000年前后,另一次是2006年到2007年,股權分置改革奠定了這次牛市的制度基礎。

談及造成此輪市場深度調整的原因,梁躍軍認為,資本市場本身基礎制度相對欠缺也是一個重要因素。

梁躍軍希望,未來“入口”和“出口”都應該市場化,一方面推進注冊制,另一方面建立健全退市制度,實現資本市場優勝劣汰、吐故納新的功能。同時,還應該推進退市公司的投資者保護機制,對于因重大違法而退市的上市公司,可以采取回購股份等強制手段補償投資者。此外,應引入集團訴訟,適度引入判例法,加大上市公司違法違規的成本與處罰力度。

在交易層面,梁躍軍認為,還應優化交易監管制度,減少交易阻力,增強市場流動性。

梁躍軍認為,A股市場未來能否走牛取決于三個方面:

一是資本市場的基礎制度是否完善;

二是市場上的投資標的是不是又好又便宜;

三是貨幣環境是否支持。

在梁躍軍看來,經過深幅調整,以往難以推進的改革,此時面對的阻力會相對更小,取得成功的可能性也大了許多。因此,他期望監管部門堅定地推進基礎制度變革,為資本市場的長期健康發展夯實基礎。

就估值而言,梁躍軍認為,目前A股市場整體較為便宜。即便放在全球市場來看,A股中的一些上市公司已具備領先的競爭力。擁有一批又好又便宜的公司,是A股未來走牛的微觀基礎。

談及貨幣環境,梁躍軍認為,此前兩次大牛市的貨幣環境都很寬松,未來中國的貨幣環境較為復雜,因為中美兩國的金融周期不一致,美國處于加息周期而中國貨幣環境相對寬松并沒有跟隨加息。

整體而言,梁躍軍認為,目前市場已迎來了“政策底”,但由于缺乏持續的賺錢效應,場外的二級市場基金仍然比較謹慎,還在等待“市場底”的出現。

在股市磨底階段,海外資金和具有國內產業背景的資金是股市新增力量,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優質公司將成為投資首選!后續判斷指數底部的重要性有所下降,即使不少公司的股價仍可能繼續創出新低,但優質龍頭權益資產可能已經告別了“市場底”。隨著又好又便宜公司市值占比的逐步提升,A股將迎來持續走牛的歷史性機會!

excle07排列图分析